将魂三国 > 玩家心情 > 正文

将魂三国 复仇者的三国回忆录(下)

[加入收藏]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发布时间:13-01-21 来源:官方 作者:官网

  四 长坂坡

  这一梦就是七年,当关羽和赵云的孩子周岁的时候,曹操再度向刘备发动了爱与恨之战。她已经是五个孩子的母亲,身体的激情几乎被岁月消磨殆尽,但内心的空虚却在时间的累积中越来越大,他相信刘备能够填补她的这种空虚。

  有必要在这里介绍一下赵云,一个高大丰满的东北姑娘,职责是负责刘备的护卫,但事实上她的到来是因为痴迷关羽。赵云是一个坚定的血统论者,她渴望寻找时代的强者,并与他繁衍出伟大的后代,阿斗就是他们制造的第一个结晶。

  但孩子并没有带给赵云足够的幸福感,强大的女人比常人更容易嫉妒,曹操如此,赵云也不例外。关羽的花心总让她放心不下,隔三差五在各处寻欢(期间包括偶尔兽性大发对妹妹施暴,而我所能做的只是用刀子狠狠地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上伤痕,七年以来伤痕的总数是一百七十三道)加上还要满足刘备的需求,这使得赵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幸好她可以把这种焦躁的情绪发泄在战场上,曹操初次派来的两个袁绍降将成为了这头狂暴母狮的牺牲品。但当她真正的大军到来时,无论是关、张、赵的勇力,还是刘备的新宠——孔明的智慧,都像得如此无力,就像他们第一次从我的手里,把妹妹夺走一样。我对于失去妹妹的恐惧,总和曹操有关,但没想到这一次,会失去地那么彻底!

  长坂坡的夏花开遍了原野,小河轻盈地在木桥下淌过,满地的青草以及间或一丛的小灌木林毫无保留地在一尘不染的天空下展示着蓬勃的生机,在五千铁骑的马蹄声响起之前,你无法在这里闻到任何关于死亡的气息。

  但曹操很快就把这里变成了一副名为“地狱”的画卷,涂料是鲜血,画笔是斧钺。

  在这幅杀人如麻的绘卷中,我只记住了那唯一的画面:在离我五十丈远的地方,赵云从背后刺穿了妹妹的胸膛,在那之前,妹妹想把她和关羽的孩子丢到一口枯井之中。

  那一刻,七年来如梦幻般在我的头顶转动的银河忽然静止、碎裂,变成一块快锋利的晶片,刺穿我的身体,在晕厥之前,我仿佛看到了妹妹的尸体带着笑容,那种笑容是如此地澄澈透明,透明地令人生怖,它向我传达着一个可怕的信息——妹妹和曹操一样,一直爱着那个她的男人,只因那个男人伤害了他……

  曹军的箭并没有放毒,也没有射中我的要害,当身上的血浆凝固成暗红色时,我在周遭尸体的腥臭味中苏醒了过来。

  妹妹尸体的位置覆盖了一面坍塌的土墙,也许那是赵云对于敌手的一种致敬。我两眼无神,直勾勾着看死夜中的长坂坡,心中一片黑暗的混沌。很快这种混沌被凛冽的月光刺破,继而寒冷的江水两岸雪白峭岩的夹击下荡漾而出,一个黑影在水底渐渐浮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关羽,你看到我身体里的怪物了吗?

  五 极兵

  曹操再一次悻悻而归,在这个扭曲的世界里,有些事情就像放着诱饵的带刺陷阱,一旦陷入其中,无畏的挣扎只会加重自己的痛苦。

  我决定不再痛苦,因为赤壁的结局让我几乎可以清晰地看到黑色的历史花园中,那深藏在战争迷雾里悄然分叉的小径。

  我布下的棋子,开始在全局展现他们的威力。

  诸葛家族——诸葛只是对外的外号,事实上这些人并没有血缘上的联系,像当时四大财团一样,我们的家族也蓄养了属于自己的私兵组织——极兵。

  极是太极之意,和其他家族多以擅长暗杀的刺客部队为主不同,我们的组织崇尚智慧的力量,我们的武器只有一个——数学,在漫长浩瀚数个帝国更替的岁月里被忽略的学科。

  我们对《九章算术》的内容作了大量推演,并把他应用到了商业和制造领域,籍此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并在帝国的版图上构造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商业网络系统。除了其他家族经营的盐铁、粮草和马匹,我们还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工具的制造上——包括生产的工具,运输的工具,还有杀人的工具。

  井阑、连弩、木兽、木牛流马、八阵图、灌溉系统、星相观测仪、大型造船术……极兵用缜密的计算和精巧的技艺源源不竭在这个时代创造着奇迹。但对此我始终不能感到满足——数学,这门高贵的学科不应该仅仅用于创造于那些简单的工具或应用技术,他应该用来创造历史。

  事实上从曹操消灭吕布之后,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一个强大的势力很容易可以吞并数个较小的势力,虽然小势力可以联合对抗,但期间各个小势力又很容易产生相互矛盾相互消耗,这使得大势力的吞并变得更为轻松。反之,如果存在两个对等势力,那么一次巨型规模的战争可能就能催生新的帝国。

  最终我找到了“三”这个数字,它的神奇在于将不安与稳定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那三体运动中绵延不绝的纷争与厮杀。

  整个时代都一直在死亡的三角里徘徊——“我,妹妹,关羽”、“关羽、曹操、刘备”、“刘备、关羽、赵云”……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我的心就如一座烈焰环绕的修罗宫殿,一个个漆黑的三足大鼎停放其间,每一个鼎上,都刻着关羽那可憎的名字……

  在妹妹死后的第三天,我在江夏的战舰上放飞了载着我暗语的鸽子——“三分”计划在那一刻正式启动。妹妹,请放心,我复仇的对象不仅仅是我们的仇人,还有整个世界!

  “声声呼芳名,魂梦长相萦。但愿人间苦,至此永别卿。”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尾页
  • 翻页快捷键:←|→

    相关内容